11年产品的“转场式”创新:DNF也下棋

  和暑期一样,春节是游戏厂商眼中的黄金档期,特别由于正值传统佳节,玩家心情愉悦,消费意愿和能力也更强,向来属于兵家必争之地。很多游戏今年都推出了丰富的春节活动,但遍览整个市场,可能很难找到比DNF(地下城与勇士)动作还要大的产品。

  1月14日开始,DNF更新新春版本,版本分为活动和更新两大部分,活动是豪华但行业常见的福利内容,如累计在线赢福利、七天登陆送好礼,以及登陆就送“天空套”等。更新部分则横跨角色平衡、经济、任务、支援、魔界大战和CP系统和其他共七大环节。其中最引人注目的,莫过于被称为DNF自走棋的新玩法“阿拉德谋略战”。

  街机、卡牌与自走棋三合一

  “阿拉德谋略战”是一个抽卡布置阵容、挑战关卡的单机玩法,严格意义上,它并非自走棋,而是吸收了自走棋“自走”的特点,游戏战斗自动进行,不需玩家操作走位攻击,只需点击释放技能即可。由于内容相对新颖,抽卡趣味性强,“阿拉德谋略战”已经被不少DNF玩家奉为此次新春版本的最大功臣。

  在B站相关攻略视频下,“真香”“确实良心多了”“回来了回来了”“今天谁都跑不了”等评论比比皆是。贴吧内,阵容求助、“代打”以及关卡内容太少“不过瘾”的讨论也十分常见,足以见得玩家对“阿拉德谋略战”的评价之高。

  “阿拉德谋略战”从帝国军的战略室长诺兰设计的一个使徒对战模拟器为背景引入,在其中,玩家可以扮演一名能够控制怪物的冒险家,属于游戏中的游戏。游戏开放时间到4月9日,不知在玩家的呼声下届时是否会成为常驻玩法。

  在开始界面,玩家可以进行怪物召唤和管理,召唤需要消耗怪物硬币,这也是此次活动中的专属材料,因此“阿拉德谋略战”无需也不能氪金。抽卡界面,“阿拉德谋略战”很有类似《炉石传说》的TGC卡牌游戏卡包风格。

  战斗方面则分为剧情和竞技模式两种,前者挑战固定怪物,有21个关卡,后者对抗其他玩家设定好的阵容,注意,竞技模式为非同步制。每次战斗,玩家最多布置五个怪物,虽有阵容设定,但实际战斗由于并非回合制,影响不大。

  玩家可以通过进行游戏获取更多怪物硬币,以抽取更多怪物卡,以及对现有卡牌进行升级。是的,与自走棋不同,阿拉德谋略战加入了局外成长线,本质上内核与普通的卡牌手游类似,相对拥有更加丰富养成乐趣。当然,在战斗层面,DNF延续了自己实时战斗的风格。

  移动端常见、PC端罕见

  卡牌方面,玩家可以召唤到以往在游戏中作为对手怪物,以及能力更强的使徒,新鲜感很强。

  升星除了可以提升生命值、攻击等基础特性,还可解锁更多技能。技能同样被分为主动和被动两部分,部分技能要求玩家二选一,且确定后在再次升星前无法更改,需根据自身阵容和目标关卡谨慎调整。由于战斗中怪物部分可控,相等于深化了战前和战中策略的重要性。

  仔细分析,会发现“阿拉德谋略战”很像标准卡牌手游的玩法,其实并不罕见,只不过其战斗方式并非回合制,而是延续了DNF街机风格的自动战斗。抽卡也是从十连到五连的区别,加上砍掉氪金项目,把所有资源设计成游戏内可以产出,因此稍微肝一些就能组一套合适的阵容。

  它能够受欢迎的原因,正是由于迥异过去DNF玩法的风格,赋予了玩家较大的新鲜感。放到手游市场,“阿拉德谋略战”可能并不算创新,但在DNF中、对DNF玩家而言,其创新属性不言而喻。

  这其实也揭示了一个“橘生淮南则为橘,生于淮北则为枳”的创新理论,创新并非指革命性、颠覆性、跨时代的变化,同样也可以是微创新、耦合和转场。

  对于一款已经面世十五年,在中国市场运营超过11年、接近12年的产品,DNF的增长困境与SLG产品类似:太多人都玩过DNF。因此官方对老玩家的运营和唤回极为重视,IP运营也主打情感营销,此次新春版本口碑扎实,对于DNF未来的发展也有不小的提振作用。

  手游将是IP发展关键节点

  根据Superdata的说法,2019年DNF依然是全球收入最高的几款游戏之一,年收入达到16亿美金,仅次于连续两年蝉联的《堡垒之夜》。

  而按照韩国Nexon官方的数据,截至2018年DNF国服上线十周年,DNF在全球共获得了超过100亿美元的收入,许多同时代的产品不说赚多少个小目标,甚至许多已经淹没在历史长河中。

  时间进入2019年,由于母公司Nexon卖身而不得,以及部分员工抗议行为,外界对于DNF发展有了更多的担忧。特别是在2019年第三季度,Nexon财报显示在中国收入同比下滑了43%,这一消息也被国内玩家解读为DNF收入进入颓势。

  严格意义上说,Nexon在中国IP不止DNF一款,还有《冒险岛》《跑跑卡丁车》等,这一说法有失偏颇,但的确,DNF在Nexon收入中占据了极大的比例。

  具体有多大?2015年Nexon子公司、DNF开发商Neople举行了一场就业宣讲会,会上透露了Neople当年销售收入为6773亿韩元。与此同时,当年Nexon收入是1.8万亿韩元,因此,DNF约贡献了Nexon三分之一的收入。而众所周知,DNF大部分收入又来自中国,因此Nexon财报数据缩水,难免会令人联想到DNF国服。

  在此背景下,除了DNF自身的创新和IP生态运营,备受玩家期待的DNF手游,更被Nexon、腾讯赋予重望。2019年3月18日,被戏称“测了3年又3年”DNF正式开启预约,如今快一年时间过去,DNF手游预约量一路平稳上升,现接近1500万。不过,腾讯给这款产品定下的目标还要更大些,为4000万。

  考虑到自2015年6月开始,国内市场已经持续4年半时间没有出现纯韩国产游戏,DNF手游面世之路,依然任重而道远。

  来源:GameLook

新浪声明: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Author: admin